万里泷焉

应该是第十三回吧,顾傅相遇之前,少侠和顾惜朝的对话
捏造有,ooc

少侠交出修补好的《七略》后——

少侠:真要谢,就答应我一件事。

顾惜朝:什么事?

少侠:和我结婚【划掉】

少侠:早就听说“金池夜雨”是汴京一大美景,如今虽无夜雨,但还是想看看那里的绝妙风光。不知顾兄,是否愿意陪我同游?

顾惜朝:!!!

这难道是……约会?!


话说逆水寒里真的不能把老顾绑回家结婚吗?【抠鼻
这么可爱的顾惜朝,我想带他回家钓鱼制药_(:з」∠)_

天涯明月刀ol同人
明天移花上线,瞎写个片段聊表庆贺
微量的唐青枫×原创角色(何尝)
苏轻尘苏少侠是太白的少侠【虽然这里没有用到这个设定
强行修改官方设定,抢了苏总管的戏份【发张免死牌,反正这么算下来,就唐青枫损失了几十年的功力,还算皆大欢喜╮ (. ❛ ᴗ ❛.) ╭

胡编乱造,语句不通,写来自己开心的【划重点】

其实本来应该先把前面的剧情写出来,但实在是太长了,就只先写了这段,至于那些发生在之前的事情就简单提一下:
何尝在藏锋谷就与下山了的少侠相遇,两人结伴共同经历了江湖上的这些风风雨雨,已是超越了生死的交情。
而唐青枫是何尝闯荡江湖的执念和原因之一,嘲天宫一战后,何尝陪同唐青枫一并回到了移花宫……

以上都能接受,下面正文→



  “唐青枫将带着东海移花宫重归八荒”的消息不知何时传遍了整个江湖,苏轻尘随便在一个茶馆里落脚都能听到说书人对此讲个没完,本以为能从中得到些新的消息,却多半只能听到些早就听腻了的陈年老调。

  直到有一日他路过九华。

  苏轻尘进入茶馆的时候,正赶上说书人刚得了一波小费,又有了一身的力气,开始讲道:

  “说起这唐青枫,那可真是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身为唐门大少爷,同时还是水龙吟的盟主,英俊潇洒,气质不凡,武功也是一顶一的好。

  据说他四岁时,在自家后山看黑熊。那头黑熊人立起来去捅蜂蜜吃,结果被蜂群蛰死。可他父母找着唐青枫时,他却安然无恙,毫发无伤。

  六岁时……”

  没说两句,说书人便被台下的茶客们打断:“这些东西都讲了八百遍了,你就没点什么新鲜的?”

  说书人看着说话之人那一身的腱子肉,面上却也不慌,反而做出了一副颇为神秘的模样道:“这位客官还真是急性子,罢了罢了,既然你们不愿听,那我也只好说点压箱底的了。”

  “快说快说!”

  “最近有个传言想必大家都听过了吧?就是那个‘唐青枫要携移花宫回归八荒’的传言。”说书人见台下众人皆是了然,又道:“那各位客官可知这唐青枫为何去了那东海移花宫?”

  听到这个问题,苏轻尘总算舍得给那个说书人一个眼神。

  下方有人答道:“这不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吗?嘲天宫一战,唐青枫被公子羽重伤,因此才去的移花宫。”

  “正是如此,但诸位客官就没想过为何要去移花宫吗?”

  重音落在“移花宫”上,这下茶馆里没人作答了。
说书人道:“你们想啊,这八荒天香谷先不说,就是他们自己的唐门,医术也是上乘。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却还千里迢迢,翻山越海地去那移花宫,那只能说明唐青枫这次受的伤重到了会要他命的程度。”

  有茶客道:“你又开始胡扯了,要是真那样还能有唐青枫要回来的传闻?”

  “你还真就别不信!”说书人被质疑消息的真假,一时也有些火起,说道:“当时嘲天宫上,那唐青枫可是被公子羽拿沧浪剑一剑穿了心呐,这伤若是不要命,那就没啥能死人了!再说,唐青枫能回来,那也是多亏了移花宫有一秘法,能够以、命、换、命。”

  此话一出,茶馆里的茶客顿时都吸了一口凉气,有人当即便问道:“你这消息是从哪来的?”

  “我小姑子的八姨的六妹妹就在那移花宫里扫地,你说我这消息是哪来的?”

  说书人回完话,茶馆里寂静了片晌,接着就被各种各样的笑声填满了。

  “厉害厉害,说的跟真的似的!”

  “看在你编故事水平不错的份上,这钱就赏给你了。”

  ……

  说书人表情抽动了一下,便也融到了茶馆的气氛中。一片熙攘间,只有苏轻尘面色带了些凝重。

  数日之后,苏轻尘于别处见到了从东海归来的唐青枫。

  不复往日的青衫束冠,唐青枫披散着墨发,一袭白衣更是衬得他潇洒不凡,苏轻尘初见之下竟是没能认得出来他。

  待两人对坐交谈,苏轻尘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没能认出对方,并不只是因为外貌的缘故,更多的还有他气质上的变化。

  如今的唐青枫气质内敛,已不再是当初那个还带着几分少年心性的盟主模样了。

  不过对朋友,唐青枫却还是那个唐青枫。当苏轻尘谈到这一点时,他还道:“毕竟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没点长进怎么行?”

  说到这,苏轻尘环顾了一下四周,开口问道:“说起来,阿尝呢?那家伙又跑到哪去野了?”

  “……他…在移花宫。”

  苏轻尘闻言心里便是“咯噔”一下,就连说出口的话里都带上了几分颤抖:“他……怎么没有回来?”

  唐青枫垂眸不语。

  苏轻尘见此,脑中想起的尽是那个说书人的胡言乱语,他双手往桌上一拍,起身便拽住了唐青枫的衣领,道:“我真是看错你了!你居然真的拿阿尝的命去换你自己的命!”

  见听到自己的话后,唐青枫脸上的表情变得惊愕,苏轻尘自动把其理解成了是对方因为被拆穿而产生的心虚,因此更是火大。

  好在在门口守卫的侍卫们反应迅速,不然唐青枫那张帅的天怒人怨的脸就得硬生生挨上几拳头。

  这边苏轻尘被侍卫制住后还在叫着:“如果我没问,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我阿尝的死讯?啊?!你这个……”

  “师弟,你冷静一下,阿尝还没死呢……”

  “我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你别以为阿尝还没死你就……”

  “……”

  “……”
 
  “阿尝……没死?”

  唐青枫点了点头。

  苏轻尘后来是怎么处理这种尴尬的状况不得而知,总之,冷静下来后,他和唐青枫确认了一下阿尝的状态,这才听对方讲述了事件的经过——

  嘲天宫一战后,唐青枫就陷入了昏迷,子桑不寿带着他和何尝飞速赶往移花宫,却不知移花宫内也没有救命良方,只有一种以命换命的秘法或许还能有些作用。

  唯一知晓此事的移花宫的大总管苏霜华本来打算拿自己的命来换唐青枫的命,可谁知何尝见移花宫藏书无人看守,进去翻了个遍后,出来便道:“用我的命来换唐青枫的命吧。”

  何尝开口之时,子桑不寿也在场,他转头看向身侧的苏霜华,思及近日来对方一系列怪异的举动,忙问道:“花……师叔,你之前莫不是打算以命换命来救枫儿?”

  见苏霜华没有理他,他便知对方已经默认了此事,伸手扳过苏霜华的身体,子桑不寿开口道:“我不准!我不准你用这种方式救枫儿!”

  苏霜华道:“那你就看着你的宝贝徒弟去死?”

  子桑不寿道:“我会找别的方法……”

  苏霜华道:“没有别的方法!”

  子桑不寿道:“会有的!”

  ……

  被晾在一旁良久的何尝忍不下去道:“所以说用我的命来换唐青枫的命不就好了!”


  子桑不寿在听了何尝的话后就跑到一边开始纠结“不拿他的命换就要拿花花的命去换”和“拿他的命换好像又不太道义”去了,留下何尝和苏霜华两人认真地讨论换命之事。

  苏霜华道:“换命之法九死一生,你确定吗?”

  何尝倒还有心思开玩笑,道:“我是那九死,唐青枫是那一生吗?”

  苏霜华没有笑,何尝摸了摸后脑勺,有点尴尬。

  片刻,他放下手,垂着眉眼轻笑道:“嘛,只要被救的一方万无一失,就够了。”

  苏霜华看着面前的少年,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武功如何?”

  何尝僵了僵:“尚可。”

  苏霜华道:“换命之法凭的是明玉功内力,你需废了你现有的武学,重新修炼。”

  何尝问道:“我还有多少时间?”

  苏霜华道:“三天,三天之内练到第一层。”

  何尝应了,然后二话没说便废了自己一身内力,拿过苏霜华给的明玉功入门心法闭关去了。

  彼时,子桑不寿已经不再纠结,便莫名地想起了方才自己见何尝废武功废得那么痛快而露出惊讶的表情时,对方嘴角溢着血说话的样子。

  何尝说的是:“子桑前辈干嘛露出这种表情,不过一身野鸡武学,废了便废了。”

  子桑不寿不禁想到:就算是野鸡武学,说废就废也非常人所能做得到的啊,他倒也是真不在乎……

  可若是苏轻尘在此,他定会大呼“错了”。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何尝对自己那一身野鸡武学究竟有多在乎。

  那一身从未接受过系统教导,全靠他自己一点点摸索出来的成果,本来应该是他最在乎的东西。

  明玉功身为移花宫最高等级的心法,入门绝非易事,但既然已经说好三天,何尝便定要在三天内修到第一层。

  这三天里,子桑不寿倒成了最紧张的一位,毕竟若是何尝不成,那就代表苏霜华必须赴死。

  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

  好在何尝最终还是不负众望,赶在第三天的下午练成了明玉功,苏霜华给了他一晚的休息时间,待到明天,他便要拿自己的命去换唐青枫的命了。

  当晚,何尝靠在唐青枫的床边,看着他直到入眠。

  翌日,苏霜华做好了准备,便将何尝叫了过去,在一切开始之前,他又问了一遍何尝那个问题:“换命之法九死一生,你确定吗?”

  何尝听了失笑道:“都这个时候了,苏总管还要问我吗?”

  何尝笑得洒脱,苏霜华却只是看着他,神情一如往常的认真。

  若是放在几天前,何尝在对方的注视下,定然会尴尬地笑不下去,但许是他早已熟知了苏霜华的温柔本性,又或许是临近生命的终焉,没什么值得在意……他依旧笑得洒脱,而后侧过头来回答了那个问题——

  “‘九死一生’啊……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这条命还蛮大的。”

……

  “后来呢?”苏轻尘追问道。

  答案自是不用言说的,唐青枫既然坐在了这里,就意味着换命已经成功,而之前他又说过何尝未死,便定然已是成了那“一生”……只是苏轻尘却还想听到更详细的情形。

  “后来……”唐青枫道:“换命成功,我活了下来,但阿尝……”

  苏轻尘见唐青枫话里有话,急忙问道:“阿尝他怎么了?”

  唐青枫沉默片晌,吐出了八个大字:

  “生机断绝,死里逃生。”

  苏轻尘:“……啥?”

  “我醒来之时,阿尝已经被判定是个死人了。但苏总管坚决留下他的‘尸体’,观察数日后才发现他正在以极缓慢的速度自我恢复。”唐青枫尽可能简明扼要地解释道。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苏轻尘问到了关键,便听唐青枫哀叹一声,道:“不知啊——我养伤养了百日,阿尝才恢复到近似于重伤昏迷的状态,距离能醒看来还要好久。”

  苏轻尘听着这个语气,不知怎的便想起了当初对方向自己抱怨“盟主成天有开不完的会”的事,本来应该难过的心情突然便生不出来了。

  这样的唐青枫多了些过去的影子,倒是让他更熟悉了些。

  他轻酌了一口手上的酒,对唐青枫道:“放心吧,阿尝不会再睡多久的,毕竟你都跑出来了,他怎么可能还愿意一个人呆在那移花宫。”

  唐青枫闻言愣了愣,反应过来后举起了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

  “那就借你吉言了。”

做个分享
弄完了之后再看,越看越喜欢,想必这就是母爱吧【雾】
依旧的画渣注意
微博:乌鸦次方

文森特和里奥
依旧草稿流,画渣警告
画的是下飞机前的两人最后一次还在以朋友身份交流的画面
当时看到这一幕就莫名其妙地想把它画下来,直到后来看到了结局,我才意识到大概是我的直觉作祟……
文森特存活结局里,两人牵手时BGM响起的那一刻,真的,眼泪都飙出来了
我其实并不站这对cp,毕竟各自都有各自的家庭,但是相杀结局真的虐,不求两个人做多有情谊的好兄弟,至少让他们都好好的活着不行吗QAQ

瞎画草稿流,旁边那个是只有头还算完整的美雪╮( ̄▽ ̄")╭
因为没画完所以就先不打御泽tag了…
好想要国王与骑士paro的御泽啊,如果有的话请告知一下蟹蟹_(:з」∠)_
未来还不可知,不过现在的小天使还不是王牌,御幸的关注点也总是落不到他身上。
所以才有了这个想法,王牌摊不上,我就让他当一个国王,御幸则是专属于他一个人的骑士
最初的构想其实是御幸半跪吻手,然后小天使手放在王座扶手上拄着下巴红着脸,后来想了想还是先来张结婚照【不是】好了。
不过画技不好就导致画的可慢,连王座都没扣完,更别提骑士美雪了○| ̄|_
啊,快开学了,希望美雪生日前能搞完吧……虽然最后搞完也依然还是草稿流ʅ( ・´‸・`)ʃ

此脑洞源于一个死柄木、绿谷还有少主三人的mmd里的一句弹幕:这三个人也能凑一个大三角出来。
和原大三角相对,撸了个简略的反转设定
大概就是英雄和敌人全都互换的意思吧

自人们有了个性以来,多数人将其用于作恶,偶有挺身而出的英雄,却因势弱不得不躲藏起来,在暗处暗中发展势力。

英雄方:

all for one:一心想要改变这乱世的超强英雄,但在和NO.1敌人欧尔麦特的争斗中两败俱伤,现隐藏在暗处建立了英雄学院,暗中吸引有志之士的到来。

绿谷出久:从小就在电脑上见过欧尔麦特犯案的视频,因而下定决心打算成为能够阻止他的英雄,某天无意得知了英雄学院的存在,而加入了进去,和死柄木是青梅竹马。本人无个性,进入英雄学院后得到了来自all for one的传承。

死柄木弔:祖母是上一代的NO.1敌人,本来应该继承亲人的意志成为敌人,但其本人却一颗红心向正义,离家出走后加入了英雄学院。和绿谷是青梅竹马,平日里喜欢捉弄绿谷,很尊敬all for one。

少主:(减龄设定)身份是英雄组织“八斋会”的少主,洁癖非常严重,但因为和绿谷有过一次balabala的事情,对绿谷的洁癖减轻。和死柄木并不对付,尤其是在绿谷的事上。

黑雾:英雄学院少数的几个教师之一,平日里既负责授课又要负责学生日常的生活事项,外号为妈妈桑。利用传送门的个性几次带着学生们到敌人的大本营杀进杀出。

渡我被身子:性格带点病娇,是英雄方少有的萌妹子,很喜欢绿谷,表面看上去有些柔弱,实则行动敏捷,杀伐果断。

荼毘:个性至今不明的沉默少年,实力很强,每次学校布置的任务都能完美完成。在见过斯坦因的英姿后,对成为英雄更加的向往,可以算是死柄木派阀的人。

斯坦因:为了心中的正义拼命暗中杀死敌人,最终死于敌人(爆豪、轰、饭田)之手,其最后的英姿被传到网上而引起一阵轰动。

……

敌人方:

欧尔麦特:死柄木祖母的弟子兼继承者,曾经引起过一次使近千人丧命的事件而被传到网络上,成为了NO.1的敌人。一次偶然遇见了绿谷,因为对绿谷很欣赏而留了绿谷一命,一心想把恩师的孙子领回敌人的道路。目前处于身负重伤、寻找自己的继承者的状况。

爆豪胜己:绝对的凶犬,一手爆破的个性经常能够引发绝对的大混乱。在一次事件中偶然对上绿谷,对这个明明很弱却还在自己面前逞强的小英雄很是不喜,实则却有些被其所吸引。

轰焦冻:冷面的修罗,杀人时脸上一丝波动也无,和NO.2敌人安德瓦是父子,两人不和,一直想要弑父以取而代之。和绿谷在互不知其身份的情况下偶遇,并成为了友人。

饭田天哉:认真派的敌人,做起坏事来一丝不苟,经常被同组的人嘲笑,A组组长。

丽日御茶子:表面看上去是很乖巧的女孩,实则内里黑化,疯起来连自己人都打(特指爆豪)。

……

啊~好想看这种绝对反转的世界啊_(:з」∠)_
除绿谷外全员黑化,敌人则全部洗白(๑❛ᴗ❛๑)
来一场说来就来的不同的大三角(ฅ>ω<*ฅ)

嗯……没有时间自己产粮,就拼了几张图。总之尼禄×阿维里奥赛高!!!图片全部源于第七话。